当前位置:UU小说 > 玄幻小说 > 刑徒最新章节
加入书架|投推荐票|错误举报|txt全集下载

第二七五章 陆贾

????水郡,楼仓。

????整个世界都在喧嚣,都在动荡。

????随着周章大军攻破函谷关,昔日雄霸西陲的老秦帝国在风雨之中摇摇欲坠,尽显苍凉之气。

????可楼仓依旧平静!

????平静的,就好像一处世外桃源。

????清晨,太阳刚从地平线升起,刘已起身穿戴整齐。

????吕嬃慵懒的躺在榻上,一双媚目迷离的看着刘雄壮的背影。家里有男人撑着的日子,果然很轻松。自从刘回来之后,她就彻底轻松下来。除了一些内宅的琐事之外,很少再过问楼仓的事情。更重要的是,经过吕泽的事情后,吕嬃可以明显的感受到周遭人对她的态度转变。

????敬畏!这固然会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,但同时,吕嬃还感受到了些许的疲惫和痛苦。

????现在,噩梦已经醒来。

????有刘在,她再也不需要去费尽心思。吕文夫妇在经历了一场风波之后,变得低调了很多。

????而刘也没有去追究这对夫妇。

????其实想想。吕文夫妇挺惨地。长女吕雉。聪慧机敏。却死在了他们亲手跳线出来地女婿手中。虽然说吕雉并非被刘季亲手杀害。可终究是因为刘季而遭难。最后死在刘季儿子手中。

????长子吕泽。因吕文地一点溺爱。落得个子地下场。

????更因为此事和刘结仇。最终被女儿所杀……吕文夫妇一共就四个孩子。如今却少了两个。

????对于喜欢投机逐利地吕文而言。这种伤痛。也许至死也难以抚平。

????被夫人放出来之后。吕文夫妇深居简出。基本上不与外界接触。除了吕释之。谁也不见。

????么早要去哪儿?”

????刘没有回头,把一块方巾在颈中扎好,然后罩上镶嵌铜钉的黒兕软甲。

????“没想到,这混乱之时,我这楼仓却成了一棵吸引凤凰的梧桐树。那位楚狂人在城中已放歌两日,我若再不去会一会他,可就真的是有眼无珠了。阿嬃,你晌午带着小秦去拜会一下公叔先生。何公已经为我说好,请公叔先生教导小秦……呵呵,这可是不可多得的机会。”

????吕嬃眼睛一亮,眉梢浮现一抹喜色。

????“公叔先生同意做小秦的老师了?”

????“正是!”

????刘郑重的点头道:“公叔先生乃当世大贤,小秦能得他教诲,也是难得的机遇。你要记住,让小秦不可失了礼数。”

????公叔先生,自然就是那位神秘的老秦国尉,公叔缭。

????自从被叔孙通拐带到了楼仓之后,这位前老秦国尉就一直很低调,也没有过问刘的事情。

????这是一个很冷漠的人!

????但却对刘秦颇为喜爱。于是陈平就出主意,由叔孙通出面说项,请公叔缭做刘秦的老师。一方面可以拉拢公叔缭,另一方面这时局混乱,陈平等人各司其职,也确实难以教导刘秦。

????至于刘,从他回到楼仓的第一天开始,就没有闲暇的时间。

????出乎刘意料之外,叔孙通向公叔缭一提出来,公叔缭就答应了。

????吕嬃也长出了一口气,刘秦拜公叔缭为师,从某种程度上,也算是坐定了刘继承人的身份。

????这对于吕嬃而言,无疑是很重要的事情。

????刘没有太多红颜知己,但就只是那巴曼一人,也足以让吕嬃感受到莫名的压力。论出身,她比不得巴曼;论才学,也无法和巴曼相提并论。即便巴曼已没有了当年秦清的背景,可是为了刘,以一弱女子之身经营巴蜀,数年不怨不悔,更打理出西南一片天空。这足以让吕嬃感到一丝威胁。今时不同往日,如果不能趁现在巴曼不在,坐稳了位置,那将来……

????吕嬃不能不考虑这些。

????而刘秦拜公叔缭为老师,也无异于一颗定心丸。

????“这个我知道,定不会失了礼数。”吕嬃点头答应。

????“另外,你通知一下道子,让他再设法与巴蜀联系……番君吴攻破县,致使我们和巴蜀的联系暂时中断,实在不是一件好事。不晓得巴蜀的情况现在如何,实在不行的话,再派人去蜀郡联系。我想现在,曼儿和老唐也正着急于和我们的联络,此事端的不宜再有拖延。”

????要是有电话多好!

????刘说完这些,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一个古怪的念头:哪怕是电报也行啊……

????不过这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。刘自己也清楚,就算他知道这技术,也难以在这年代推行。

????蜀郡,不晓得蜀郡如今怎么样了?

????就在刘回到楼仓之后不久,原番阳令吴,也终于耐不住寂寞,起兵造反。

????这番阳,也就是后世的江西鄱阳县。秦王政二十七年,也就是老秦灭齐,统一六国的那一年,在鄱阳湖畔置番县。番阳令吴,据说是吴王泰伯的九世后裔,武艺高强,谋略出众。

????他本是吴国王室,后吴王夫差被勾践所灭,后裔流落南方。

????秦王政二十年,也就是公元军攻破楚国王都郢邑,楚王室迁移寿春。秦军为追击楚王室,无暇顾及番越地区,以至于番越地区,盗匪丛生。吴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挺身而出,迅聚集起了万余人马,在番县站稳脚跟。后吴接受老秦的委派,正式成为番阳令。

????从某种程度上而言,老秦当初委派吴做番令,也是不得已的举动。

????一方面是吴在当地声望很高,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手里面没有什么人可以委派。至于后来,吴政绩显着,始皇帝也没有心思去顾虑这江南蛮荒之地。十余年来,吴始终没有升迁。

????如今,吴也起兵了!

????而且一下子就攻占了县,切断刘和蜀郡的联系。

????倒也不是吴要故意为难刘,而是在于这县(今湖北黄冈西北)的确是一个重镇。背靠云梦大泽,吞吐江水中流。东连会稽、衡山、南拒岭南之兵。加之巴人商行在县数载经营,已经使得县成为江南最大的一处商业中枢,屯集有大量的货物,战略位置非常重要。

????吴占居县,等同于立于不败之地。

????吕嬃对巴曼虽然有些顾忌,但也清楚现如今不是争风吃醋,耍小性子的时候,用力的点点头。

????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????刘没有骑马,而是坐上一辆轻车,只带着季布和骊丘两人,从府衙侧门出来。

????沿着平坦的楼仓街道而行,刘坐在车中,透过车厢的小窗向外看,只见大街上人来人往,非常热闹。混乱的时局,没有波及楼仓。短短时日,楼仓的街道上已经看不出半点战火的痕迹。

????商铺照样开张,百姓照样生活。

????这是我一手打造出来的根基!

????刘心里,无比的自豪。但同时,又有一种莫名的悲哀。因为他知道,迟早有一日,楼仓必定会被战火所吞噬。而他,也注定不会在这里久留。没有办法,楼仓虽好,终究不是成大事的地方。这里太小,人口太少……四战之地,即便是富庶,也难以长久的\展和壮大。

????不过,局势已经\展到了这个地步,为什么岭南还没有半点动静?

????这些日子,刘一直在疑惑一件事情。

????南海尉任嚣总督岭南军事,为什么迟迟不行动?要知道,任嚣手里可是有几十万老秦精锐。

????在这混乱时局,他如果领兵北上勤王,可说是轻而易举。

????可偏偏,这位昔日对老秦忠心耿耿的老上司,至今没有行动,甚至连个消息都没有。就如同那几十万人,一下子湮没在了岭南的崇山峻岭之中一样绝不是一个正常的事情。

????难道说,任嚣……别有打算?

????刘想到这里,不由得激灵灵一个哆嗦。

????应该不可能,任嚣对老秦忠心耿耿,怎可能有别的打算呢?可如果不是有别的打算,却为何没有行动?这念头一出现,刘心中的疑虑也就越来越深,眉头不自主的拧成了

????看起来,应该让道子再留意一下岭南的情况了!

????“主公,我们到了!”

????季布在车外轻声提醒,让刘从沉思中清醒过来。

????从布帘的缝隙看去,车马已经到了客栈的门口。骊丘在车辕上掀起布帘,刘从车中走出来。那雄壮的身影一出现,立刻引起了客栈周围人的注意。没办法,刘的体型太抢眼了,整个楼仓,也只有两个人能和他比拟。

????从客栈小巷里,吕释之匆忙走来。

????胖胖的体态,在卸下了盔甲之后,换上了一件大袍长衫,看上去颇有些商人的气度。

????“姐夫!”

????“他醒了吗?”

????“一早就醒了……如今正在后院里喝酒,除了他随行的老仆之外,我已安排下去,周围没有任何人。”

????吕释之笑道:“不过,那狂人似是有所觉察,好像知道姐夫你今天会来。”

????话语中,轻描淡写,但刘却听出了一丝别样的意味。

????拍了拍吕释之的肩膀,“小猪,小心谨慎是好事,但若是因为小心谨慎,而疑心所有人,就有些过了。他在这里放歌,是在效仿那冯谖‘食无鱼,出无车,无以为家呵,既然自诩为冯谖,又岂能是等闲之辈?只怕我一举一动,都被他算计在内,又何须为此而多疑呢?”

????“一狂生而已,有何本事,自诩冯谖?”

????吕释之忍不住嘀咕了一句,但还是点点头,站在刘身后。

????冯谖,昔日孟尝君门下客,曾为孟尝君献策‘狡兔三窟’,令孟尝君‘高枕无忧’的那个人。

????客栈的老板一见刘进来,就忙着想要上前行礼,但是被刘拦住。

????他带着人,径自从客栈后门走出去,来到了一所小庭院门外。门口有一个老仆,远远看见刘过来,却一动也不动。刘一见这架势,不由得笑了。看样子,这狂人还要考校一番呢。

????“那家伙好大的规矩,明知道姐夫前来,却只让一老仆迎接,实在过分。”

????“小猪,休要无礼!”刘眼睛一瞪,“若是再啰嗦,我就把你赶回去,听到了没有?”

????吕释之对刘自是言听计从,一见刘瞪眼,立刻闭上了嘴巴。

????刘走到小院门口,“老人家,敢问贵主人可在?”

????“可是广武君当面?”

????“正是!”

????“我家主人知君侯这两日会前来拜访,故而命老奴再次恭候多时。主人说,只请君侯一人进去说话。”

????老仆恭敬的和刘应对。

????不成想,这一番话却惹恼了一旁的季布,怒声喝道:“尔主人当真无礼,我家主公前来拜会,竟……”

????“季布不得无礼!”

????刘沉声喝道。他上下打量了一下老仆,突然笑道:“

????下无庸才,老先生端的好定力。”

????要说起来,刘那是从千军万马中杀出来的人。

????即便是不刻意,那身上所凝聚的杀气,依旧会在不自主间流露,绝非寻常人能够承受。可这老仆,在刘的注视之下,却无所畏惧,表现的非常得体,神情自若,也端地不是一个普通人。

????老仆倒也一派宠辱不惊的模样,恭敬的说:“主人说,君侯乃当世英豪,怎会和我这小人物一般见识?”

????“嘿嘿,你若是小人物,这天底下的可就没几个大人物了。”

????刘说笑着,大步走进了庭院。

????这庭院倒也不大,是依据早年的楼亭驿站所改造而成。一棵古拙老树,挺拔苍郁。树下坐着一个文士,一边喝着酒,身边还放着一张古琴。不时的,他会抚动一下琴弦,\出悠扬之声。

????刘进来,文士看了他一眼,却没有答话。

????而刘也不客气,径自在文士面前坐下,“让先生好等,刘某来迟,自当罚酒三觞。”

????那文士,手指一拨琴弦,铮的一声,却风轻云淡……

????“君侯百忙,为何来见我这无名之人?”

????刘笑道:“我知先生出无车,故为先生送车而来。”

????战国时的门客,配以车仗,是上等宾客的待遇。刘所谓的送车,就是告诉这文士,我要请您出山帮忙,我很看重你,会重用你。文士微微一笑,“某一无名之辈,怎敢当君侯厚爱?”

????“无名之辈?先生怕是过谦了!”

????刘沉声道:“6先生乃6元侯之后,楚地名士,怎能说是无名之辈?刘某今日,乃是为求教而来,还请先生万勿推辞。”

????6元侯,名6通,与孔夫子同时代。

????孔子周游列国,那拦阻孔夫子,唱楚狂接舆歌的人,正是6通。刘是从叔孙通口中得知这对面之人的来历。此人名叫6贾,才智雄奇,辩才无双,在楚地名声极大,更是世家所出。

????6贾?

????刘前世的记忆中,依稀有这么一个人的印象,似乎颇有名气。

????这么一个人物,刘自然不可能轻易放过。于是在弄清楚了6贾的身份之后,立刻前来拜访。

????6贾笑道:“未曾想,君侯也知6贾之名?”

????那口吻中,倒是带着一丝自傲。

????他沉吟了一下,“但不知,君侯请我,所为何来?”

????这句话的意思很明白,就是问你刘,请我出山可以,只不过你的理想又是什么?

????同样的问题,公叔缭问过,叔孙通问过,陈平也问过……如今6贾也问出同样的问题,刘已成竹在胸。

????“今嬴氏失其鹿,群雄共逐之。

????+:处水深火热之中。不忍见老秦风骨就此而失,故今日前来见先生,实乃问计耳。但不知,先生又有何妙计教我?”

????你问我理想是什么?

????那我告诉你,我要逐鹿天下。

????这也是刘第一次,旗帜鲜明的表达了自己的立场。

????至于解救百姓之类的话语,却是场面话。刘说完,静静的看着6贾,脸上带着淡淡笑意。

????你的问题我回答了,那么你又如何回应。

????“嬴氏失其鹿,群雄共逐之?”6贾轻轻抚掌,点头笑道:“君侯此言甚妙,此言说的甚妙。”

????他想了想,“不过,如君侯所言,二世昏庸,阉宦当道,老秦已于风雨飘摇中。然则,氏元气未失,内有李斯老谋深算,外有北疆王离大军……嬴氏经营关中五百载,底蕴雄浑。

????君侯乃秦人,必遭六国所忌;同时又受嬴氏之恩,起兵反秦,只怕难以立足。

????楼仓,弹丸之地,不足以为持。君侯若想逐鹿天下,需另择一地为根基,清君侧,辅关中,以收老秦之心,方可与群雄逐鹿。至于张楚,非成大事之人,即便攻入关中,也难立足。”

????清君侧,辅关中?

????6贾这一席话,让刘眼前一亮。

????毫无疑问,从6贾的言语中可以听出,他并不看好陈胜。但是刘如果起兵反秦,也同样不是一件好事。

????6贾,无疑给刘指出了一条出路。

????在此之前,刘也隐隐有了主意,但6贾的这番话,无疑让刘更加清楚了自己的方向。

????“那先生以为,何处可以为屏障?”

????“君侯已有腹案,又何必再来考较与我?”

????刘笑道:“虽有主意,但却不知先生所想,和是否一致。不若你我各自在手心写出来,看是否一样?”

????6贾点头,起身抚掌轻击,那老仆立刻走进院内。

????不一会儿的功夫,老仆取来两管毛笔。刘和6贾各自在手心书写,而后相视一笑,伸出手来。

????6贾的手心写着三个字:河南地!

????而刘的手心则只有两个字:九原……

????两人你看我,我看你,突然间放声大笑。笑罢,刘起身,一揖到地,“先生果然见识非凡,刘得先生之助,犹若久旱逢甘霖。还请先生出山助我,万勿推辞。”

????6贾也站起身来,“固有所愿,不敢请耳?”

????之后,两人又是相视一番大笑……(未完待续,如欲知后事如何,请登6节更多,支持作\,支持正版阅读!)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