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UU小说 > 玄幻小说 > 刑徒最新章节
加入书架|投推荐票|错误举报|txt全集下载

第五十一章 大有来头(第二更)

????一会儿还有一章,可能要在零点以后。

????明天还要工作的兄弟们,早些歇息吧……熬夜对身子骨不甚得当,莫耽误了明日的工作和学习。

????顺便再说一句,恳请推荐点击收藏。

????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????灌家在睢阳(今河南商丘睢阳区)是个有百年字号的酿酒世家。

????号称酒徒,在当地颇有名气。到了灌雀这一代,还开办了一家酒肆,生意是非常兴隆。

????可是,泗水花雕的出现,对于旧有的酒浆产生出巨大的冲击。

????一般的酿酒世家,投入都不会太大,只能在一小块地区产生影响。可是刘阚和审食其加起来足足投入了十余万钱。这在当时而言,可说是一笔巨大的投入,而且随之资金的回拢,审食其不断的扩大作坊规模。以那一眼泉水为中心,开设了尽二十顷土地的作坊。

????单单是雇佣的帮工,就有几十人。

????当然,作坊的帮工只是负责简单的体力工作。一些具体的工艺,只有刘阚和审食其知道。

????正是因为牢牢的掌控着那些细节,才使得泗水花雕的口感,短时间内无人可以过。

????质量比不上去,产量也达不到。

????灌家的酒肆生意是江河日下,到了最后几乎是门可罗雀,冷冷清清。灌雀心知,要想把生意重新撑起来,就必须要有泗水花雕做门面。而且,普通的散酒是不行的……因为各家饭庄酒肆中都有。最好是能弄到窖酒,说不定能够让已经没落的生意重新兴隆起来。

????只要生意能继续,那么灌家就能缓过气儿来,慢慢的研究改进工艺。

????于是,灌雀就找人借了一大笔钱,兴冲冲的跑来沛县,企图购进一些窖酒。

????但谁想到,这窖酒居然没了……

????老头本来就因为生意上的事情而着急上火,听说只剩下散酒,而且还要排队等候,心里一着急,就病倒了。不过,窖酒虽然没有了,散酒还是应该带走一些。灌雀就让灌婴拿了号牌,天天在酒庄外等候。顺便呢,他自己在客栈里休养身体,等拿到酒后回家。

????灌婴年轻气盛,自幼习武,练得一身的好本事。

????在拿到号牌等候的过程中,不断听人说刘阚如何如何,心里面可就有点不太服气了。

????年轻人,血气方刚,好争强斗狠。

????加上等的时间有点长,这心里的气儿也就越的不顺,于是一个人就跑到路旁酒肆喝酒。

????王姬和武姬的酒肆是关了。

????可同时又有林林总总的酒肆开张……所有的酒肆统一贩卖泗水花雕,算作沛县的一景。

????你听说过泗水花雕好,可是没有品尝过,拿不定主意买?

????很简单,且随便在沛县找一家酒肆,坐下来打上一觞花雕酒,配上沛县特有的风味,品上一品。

????好不好,品过了自然就知道!

????这里面有一个相互作用的广告关系,也是一个最原始的依附关系。

????只要杜陵老酒的生意好,就不用担心沛县的税收。甚至,围绕着杜陵老酒,产生出了一系列的相关产业。许多人依靠泗水花雕而生,而泗水花雕又从中获取了巨大的好处。

????灌雀沉着脸问:“你喝酒便喝酒,怎想到来刘先生的店里闹事?”

????灌婴跪在老爹跟前,哭丧着脸说:“是孩儿喝多了……那天孩儿在酒肆里喝酒,听人说刘……刘先生如何了得,心里不服气。喝得迷迷糊糊时,就有一个人过来,陪孩儿喝酒,还说了很多刘先生的不是。他说刘先生……是靠杀自家人才得了今日的功名。

????昭阳大泽时,刘先生杀了一个同伴,冒充贼。

????后来还打断了恩主之子的腿……孩儿越听越生气,于是就和那个人说了起来。

????那个人说他姓刘,是丰邑人,如今是在沛县讨生活。还说,刘先生不是没有窖酒,而是藏了起来,准备坐地起价。孩儿当时一听就火大了,所以就跑到,跑到刘先生店中撒野。”

????姓刘?

????丰邑人?

????刘阚乍听之下,第一个反应是:刘邦!

????可又一想:不对……

????刘邦不是和周勃卢绾他们出去做生意了吗?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沛县。再说了,如果刘邦真的出现在沛县,岂能一点风声都听不见?不是刘邦,一定是有人在一边栽赃嫁祸。

????刘阚半眯逢着眼睛,在一旁静静的聆听。

????好半天,他突然出了一声冷笑:“好一个拙劣的栽赃嫁祸,一箭双雕之计啊。”

????灌婴一怔,瞪大了眼睛,怒声道:“我说的是实话,你若是不信,就让我爹一棍子打死我。”

????“住嘴!”

????灌雀脸一寒,怒喝一声。

????而后扭头对刘阚说:“刘先生,我家这孩儿虽然性子有些莽撞,但我可以保证,他不会说谎话。”

????刘阚笑道:“我不是说他,而是说那个在暗地里挑唆的人。”

????说着话,刘阚走出内堂,让周昌进来。

????“灌婴,你还记得那个人,长什么样子嘛?”

????灌婴努力的甩了甩头,想了想之后,沉声道:“个子不高,大约到我这里……年纪不会太大,可能在二十五六的样子。口音有点怪,不太像是沛县本地的口音……面皮白净净,眉心处有一个痦子。不是很大,如果不仔细看,甚至看不出来。还有,还有……他走路好像不太得劲,一条腿好像是瘸的。”

????刘阚原本以为,此事和雍齿有关。

????可这么一听,似乎又不太对劲儿了……扭头看了一眼周昌,却现周昌是一脸的苦笑。

????走到刘阚身边,附在他耳边,“阿阚,听上去好像是吕泽。”

????吕泽?

????刘阚呼的站起身来,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拳头。

????“不过,我听说那吕泽这段时间和雍齿走的很近。这两人之间是不是有联系,却不一定。”

????雍齿,雍齿……

????刘阚突然笑了起来,轻轻的在小几上捶了一下。

????“这家伙,很不简单嘛。”

????让吕泽出面,刘阚若动了吕泽,刘邦定然不会袖手旁观。到时候两虎相争,必有一伤。

????那时候雍齿在出手,可就是渔翁得利。

????不过,吕泽和刘邦……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?

????刘阚沉吟了片刻之后,站起身来,从怀中取出一块印绶,放在了老周的手里,“老周,烦你走一趟,去吕家拜会吕翁。就说来年我要呈现贡酒,需稻两万石……此事就由吕家完成,在二十天内,必须备齐。如若逾期,当按律处罚。他若问别的,你一概说不知。”

????吕家早年做的本就是粮食的生意。

????但由于如今粮食已经被朝廷所掌控,吕家的生意大不如以前。

????两万石粮食,说多不多,说少也不算少……但在二十天内要凑足,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????如今,征讨百越在即,吕家如果大肆搜集粮食的话,定然会引起官府的注意。

????吕翁不会看不出这一点,如果他真的连这都看不明白,那合该着吕家倒霉,谁也保不住。

????刘阚并不想和吕家闹得太过了。但是必要的警告,却不可少。至于那雍齿……

????轻轻的**着面颊,刘阚在房间里徘徊。

????片刻之后,他突然坐下来,“灌先生,灌婴砸我店铺的事情,我可以不去计较。同时,我又一桩生意想要和你谈一谈……你也看到了,我的酒如今是供不应求,但奈何沛县偏僻,对有些人而言,怕是一件麻烦的事情。我拟划分区域,依各郡地域来行销。

????先生可以做我的代理,不过代理的不是花雕。

????我听说有些地方,在泗水花雕中掺水,长久以往,定然会坏了我的招牌。我可以将我这里的残酒交由先生代理……呵呵,所谓残酒,就是花雕的酒滓。虽比不上花雕,但是却比那掺水的酒好百倍。这种残酒,留在我这里也是浪费,我可以用很低的价格给你。

????先生仔细考虑一下,看看是否愿意和我合作呢?”

????窖酒是高端市场,花雕是中端市场……那么刘阚口中所谓的残酒,面对的是低端市场。

????反正是贡酒!

????我就索性来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垄断,又有何妨?

????刘阚的这个主意,对于灌雀而言,好像是天上掉下来一块馅饼,一下子给砸懵了过去。

????一直不开口的陈禹,反应最快。

????他迅的计算了一下其中的好处,在一旁突然说话:“刘先生,敢问这残酒,价格几许?”

????刘阚伸出一根指头,“一百钱。”

????“一瓿?”陈禹眼睛一亮。

????刘阚摇摇头,“一瓮!”

????古时,容器根据容量的不同,各有说法。瓮,是瓿的三倍,一瓮就是差不多三瓿的容量。

????“这个价钱,未免太贱了吧。”

????刘阚舔了舔嘴唇,呵呵笑道:“走卒贩夫,身上能有几多金钱?陈生,我刚才说了,我留着残酒,留着也是留着,倒不如给大家再一条财路,而与我呢,则可以保住名声。”

????“敢问刘生,在下亦有兴趣这残酒,不知……”

????“若先生有兴趣,我自是没有问题。我每月可产八千瓮残酒,如果将来规模扩大,数量更多。陈生能取多少?”

????“每月两千瓮!”

????陈生二话不说,开出了价格。

????一旁灌雀也反应过来,急急忙忙的说:“刘生,小老儿每月也能取两千瓮……不,三千瓮。”

????刘阚闻听,哈哈大笑。

????“如此的话,咱们成交!”

????灌雀却犹豫了一下,“只是三千瓮,需黄金十五镒,小老儿身上恐怕没有这许多。不知刘生能否准我先取酒,带回去之后,小老儿立刻命人把剩下的黄金送过来,行不行?”

????说这番话的时候,灌雀脸通红。

????一旁陈禹也站起身说:“我即刻回转阳武,操办此事。回去之后,我会命我兄弟带钱来取酒,还请刘生为我保留则个。”

????刘阚没有理睬灌雀,而是笑呵呵的看着陈禹,“这个自然没有问题。只是你兄弟……”

????“我兄弟名叫陈平,到时候还要烦劳刘生多多照应。”

????刘阚笑呵呵的点点头,“好说,好说……”

????他转过身,刚要对灌雀说话。突然间一股凉气从心底一下子窜了起来,激灵灵打了个寒蝉。

????“你说,你兄弟叫做陈平?”

????刘阚瞪大了眼睛,看着陈禹,惊讶的叫嚷起来。
Back to Top